欧冠足彩

历史的歌——古镇游记

2020-08-24 来源: 作者:孙晓玉 浏览:11

  临时起意,走一条熟悉的路线,走出不一样的感觉。

  以精致秀美的双廊为始,到清爽雅致的喜洲,经过大气厚重的大理古城,体会了安静简单的巍山,以淳朴热闹的会理为终。

  双廊古镇:

  “双廊镇位于洱海东北岸,大理市东北部,东与佛教名山—鸡足山相连,西临洱海,南与市内挖色镇相接,北与本市上关镇和鹤庆县黄坪镇接壤。因门迎碧波洱海,远眺苍山十九峰,集苍洱风光之精华,素有“大理风光在苍洱,苍洱风光在双廊”的美誉。”

  2013年路过双廊古镇,当时的双廊建筑陈旧,客栈大多聚集在沿海一带,现在一条条热闹繁华的街道,那时就是普通的通行道路。夜晚来临,来到高点,没有足够繁华的商业,夜空下的双廊静谧幽深,几点灯光散落其中。远处,是月光下的洱海,夜色无垠,这个小镇在它怀抱中酣然入睡。

  现在村中道路格局依旧,一条与海平行的青石板长街南北延伸,白墙青瓦的院落间夹着若干横向小巷道,从东边山下蜿蜒至西,一直走进洱海。

  在疫情后的这个夏天,人来人往,每个人也许都享受着在另一个地方的新奇感。

  傍晚褪去热浪,反而比白日更加热闹。

  三五好友吃饭喝酒聊天,这个小镇即便在深夜也充满活力。

  喜欢那时的双廊,没有现在的熙熙攘攘,你可以在石板路上静静走着,如同自己化成脚下一片沧桑的石,或者夏日中绽放的花, 最终,融于这座小镇,我惊喜于这样的融入,而不是满耳的吆喝,或者这种感觉现在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海边还可以找到了。

  喜洲古镇:

  “喜洲镇位于云南省西北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的北部,全镇共有明代、清代、民国以及当代各个时期各具特色的上百院白族民居建筑。远远望去,像一座古朴典雅的城池,更像是一座巨大的民居建筑博物馆。那独具特色的造型,那几近完美的结构,都给人一种庄重雄浑而又不失轻巧灵透,古朴典雅而又不乏自由洒脱的质感和美感。”

  喜洲,名字一听,心生欢喜。

  “喜洲是一个有着一千多年历史的白族历史文化名镇,有悠久的经商历史,清光绪年间,形成了驰名三迤的 ‘喜州商帮 ,孕育了以 ‘严、董、尹、杨 ’四大家为首民族资本家。”

  路过很多次,每次都匆匆而过,这次总算得以亲近。

  一池睡莲,一弯拱桥,村头两棵枝叶繁茂的大榕树,如同一幅水墨画。

  喜洲村头的这两棵古树,据说是一阴一阳树,一棵萌发另一棵落叶,周而复始,交替繁荣;一棵结果另一棵永不结果。

  在七尺书楼,严家大院,杨家大院里漫步,如同看到一位老人,脸上带着皱纹,又云淡风轻,彰显着生命的张力。

  走在喜洲这个小镇,安静,少了些许商业气息,带着雨后独有的青草味,不禁带着欣赏的眼光看着时间逝去,包括所有的人,所有的事情。

  会理古城

  “会理古城位于凉山州南部,总面积4500平方公里,总人口40多万人,是座有二千多年历史的文化古城,素有"小春城"之美称,古城建筑为明清风格,同时充分体现会理所独有的川滇文化特征。”

  会理没有高速,如果不是以此为目的地,大多路过的人都不愿意来回开几小时国道只为看一眼会理。我也一样,这条线路开过几次,从未想过为会理停留,结果只是因为这一次的驻足,它便成为这次旅途中我最推荐的古镇。

  去过的双廊,喜洲,大理,巍山,各有特色,不过总有一种生活气息越来越淡薄,商业气息越来越浓重的感觉。

  来的最后一天恰逢会理赶集日,城里充满了市井生活气息、街道上挤满了四邻八乡来赶集的乡亲,卖核桃,卖铜锅,买各种菌类,卖衣服……终于让我看到了一副生活化场景中的古镇,不同于游客云集的喧嚣。

  城里的茶楼,大多是一爿小店,中间放一条狭长而矮的几子,两边排着七八张小马扎,桌子上零零散散放着几个搪瓷茶缸,门口炭炉上热乎乎用大铜壶煮着水。

  游客可能最喜欢的还是在北门城楼上的这个茶馆,在古老的城楼顶上,绕着墙根是一片开的正艳的花,风穿门而过,一杯盖碗茶,坐在藤编椅上,悠闲看着城门下来来往往的人,如同一桢桢电影回放,穿过历史,走在眼前,淡定、自如,有着不可忽视的光芒。

  每一个古镇都如同一个个音符,串起来就是一首历史的歌,低低吟唱,值得细细品味。

  岁月灿烂,世事变换,我爱这一切!

028-6199 7390

欧冠足彩SICHUANSHENGCHENGDOUSHIJINNIUQUSHUXILU46HAOSHENGDAGUOJI7DONG1DANYUAN401

2019 SICHUANCHENGJINHELVSHISHIWUSUO

JISHUZHICHI: